山水网

帖子
查看: 547|回复: 0

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市朱林镇西岗村委圩桥村村民家被非法拆迁,全辉被打伤打残,请好.... [复制链接]

     

举人

发表于 2018-8-24 10:29:55 资料 短信 搜索 |显示全部楼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山水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房屋非法拆迁带来灾难
相关领导:
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市朱林镇西岗村委圩桥村村民全德、全辉因为村委会部分干部非法拆迁,不仅家庭财产遭受重大损失,而且被殴打致伤、致残。虽然受害人多次向有关政府部门反映,但依法得不到重视,犯罪嫌疑人没有受到追究,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也没有得到维护。万般无奈,我们只能向领导求助,恳请您关心、过问,依法调查处理,还受害人公道。
一、事情经过
1.非法拆迁全德、全辉所有的房屋
全德、全辉系朱林镇西岗村委圩桥村村民。1981年,经所在生产队、大队、乡政府三级审批,建平房4间(宗地面积124.8平方米,建筑面积85.8平方米)、附房4间。1997年11月10日领取集体土地使用权证[集建(1997)字第17120011号]。该房屋建成后一直由全德、全辉及其父母居住使用。自1990年起,为了生活,为了家庭,全德离家外出打工。自2007年起,全辉离家外出打工。2011年11月10日,西岗村民委员会未经全德、全辉之同意,以上述房屋无人居住使用为由,强行拆除。全德、全辉得知后,在第一时间内与西岗镇村民委员会交涉,该村委会书记许小奎答复:“重新给我们安排宅基地建房,并补偿相应经济损失,让我们提供手机号码,便于联系我们”。一年后,我们再次找到该村委会书记许小奎书记,要求村委会高度重视民生问题,安排宅基地给我们建房,许小奎书记答复:“需要研究,需要集体村民签名”等等。就这样,敷衍了事,年复一年,始终得不到解决。
2.西岗村委会指使他人殴打全辉夫妇,并致全辉终身残疾。
由于西岗村委会迟迟不给安排宅基地,拒不安置拆迁房屋,造成全辉夫妇长期居无定所。为了生存,全辉夫妇于2018年3月在原房屋宅基地上建了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房屋。2018年6月9日8时许,由西岗村委会原党支部书记许小奎、现任副书记丁洪贵带队,一行三十余人来到全辉住处,不问青红皂白,对全辉夫妇拳打脚踢,并抢夺手机,阻止报警,暴行时间持续一个多小时,场面令人发指。2018年6月9日9时许,全德之妻刘云拨打110报警,西岗派出所出警后,暴行者仍不收敛,继续对全辉殴打20分钟后平息。全辉当场不省人事,被120救护车送往金坛区中医医院抢救治疗。陆晓伟嘴唇、脸部、手臂等多处出血。
3.各大医院对全辉、陆晓伟的诊断结果。
(1)全辉经金坛区中医医院、金坛区人民医院、常州市第一、第二人民医院、南京鼓楼医院抢救治疗,已花去医疗费6万余元,目前,因无力支付医疗费,被医院停药。上述医院对全辉的诊断结论为:外力引起双耳失聪,终身丧失听力;双下肢神经损伤,终身瘫痪。
(2)陆晓伟经朱林镇医院、金坛区中医医院治疗,花去医疗费用600余元。上述医院对陆晓伟的诊断结论为:腰部、手臂、双脚等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3.、多次反映,至今未有公正的处理结果
事发中,西岗派出所虽然派员出警,但迟迟没有处理结果。无奈,全辉夫妇只好逐级上访,寻求解决。可万万没有想到,上级政府不仅不作处理,还把上访材料统统反馈给朱林镇人民政府。
2018年7月23日,西岗村委副书记丁洪贵在组织协调中口出狂言,说:“不管你们到哪里上访,都没有用”,并将陆晓伟右脚打伤。
二、农村宅基地拆迁补偿规定
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乃至全国各地,农村宅基地和房屋拆迁应该分开补偿。村民的宅基地被拆迁,应当让村民在新的宅基地上建房或按被拆迁户常住人口,每人享受40平方,安置农民公寓房屋。土地补偿有两种形式:一是货币补偿;二是置换补偿。房屋及地上附着物实行货币补偿。补偿价由宅基地区位价和被拆迁房屋安置价构成。
三、受害人的要求
(一)重新安排4间宅基地或者执行常州市农村房屋拆迁补偿标准,安置农民公寓房2套。其中全德1套,全辉1套。
(二)按照常州市农村房屋拆迁补偿标准,对全德、全辉座落在西岗村委会圩桥村25号地上附着物给予补偿50万元。
(三)依法赔偿全辉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精神慰藉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费用人民币120万元。
(四)依法赔偿陆晓伟医疗费、误工费人民币8000元。
(五)要求地方党委、政府对原西岗村党支部书记许小奎,现任党支部副书记丁洪贵实行问责,并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以免日后祸害他人。
(六)依法对本次殴打事件行为人追究刑事责任


附:侵害公民人身权的法律规定
1、我国《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89条规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
3、我国《宪法》第3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和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4、《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1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5、《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19条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疾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
6、《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21条规定:“国家机关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6、我国《侵权责任法》第16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健康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
7、我国《侵权责任法》第22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失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8、我国《刑法》第234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9、我国《刑法》第235条规定:“过失伤害他人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10、我国《刑法》第245条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非法人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全德  全辉   陆晓伟
                              2018年8月24日

别人代签字,房主四间房被拆,还“因故”进了医院字号:小大2018-08-13 17:37:30我要评论()条 来源:现代快报网http://news.jsdushi.cn/2018/0813/148668.shtml


“让别的村民在拆迁协议上签个字,就把我们的房子拆了!”近日,常州市金坛区的全德、全辉兄弟俩向现代快报反映,2011年当地村委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将他们的4间房子拆掉,直到今年3月,村委才拿出一份拆迁协议,而协议上的字是让别的村民签的,他们对此毫不知情。今年6月,当地镇、村委在拆除全辉夫妇建的临时居住板房时,全辉遭暴力强按在地,致听力受损、双下肢神经受损,目前行走只能靠轮椅。

△全辉被强按在地。全德家人供图
8月9日,现代快报记者采访获悉,金坛区委主要领导对此事专门作出批示,由公安、信访等组成调查组进行调查。
房子被拆,拆迁协议竟是别人签的
全德、全辉是常州市金坛区朱林镇西岗村村民。1981年,兄弟俩在宅基地上建了4间平房居住。1990年、2007年,全德、全辉两家人先后到上海工作生活,由于父母去世,金坛的房子一直空着,但是兄弟俩的户口一直在村上。2012年,全德两家人回金坛扫墓时,发现自家的4间房成了一堆废墟。

△全德兄弟被拆的老房子宅基地位置,现在已是河堤一侧下方的道路
全德的妻子刘女士说,得知房子是村委拆的,此后几年他们一直在找村委要说法。村委回复会安排一块宅基地给他们盖房子,却一直拖着。今年2月底,刘女士从西岗村委得知,当初房子被拆时有一份拆迁协议。一个月后,刘女士拿到拆迁协议的复印件。
看到协议内容,两家人又是震惊又是愤怒。协议的签订日期是2011年11月10日,甲方为西岗村委,乙方为全德。协议书上写道,甲方根据临散宅基地无人居住土地整理项目的实施范围需拆除乙方房屋,甲方补助乙方1.2万元。拆迁后,甲方一律不安排宅基地给乙方。荒唐的是,协议书上乙方签字人竟是同村的葛某。
拆迁这么重要的事应该由本人签字,如果由他人代签,最起码也该有委托书?但刘女士一再强调,他们对协议毫不知情,更谈不上出具什么委托书,何况村委也拿不出委托书。
起诉到法院,诉请确认协议无效
为了维权,全德家人起诉到法院,西岗村委、签字的葛某成了被告。8月2日、8日,金坛区法院朱林法庭两次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中全德提出,自己的房子权证齐全,西岗村委在没对房屋进行评估,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与非房主葛某签订拆迁协议,该协议不合法,应当认定为无效。西岗村委辩称,协议是经原告同意葛某代为办理的,拆迁补偿款是由原告和村委协商达成一致的。另外,1.2万元拆迁款由代签字的葛某和他的岳父领取,并付给了原告的弟弟全辉。至于拆迁协议上葛某的签字,是获得原告认可的,“授权方式是通过电话”。而葛某在庭审中表示,“协议内容我一个字也没看就签了。”

△拆迁协议,竟由他人签字
葛某是否得到全德的电话委托?葛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模糊表示,好几年前的事情,记不大清楚了,当初好像是提供了一个号码,但他本人并没有和全德通电话。
既然没通电话,为何又签字?葛某说,他没有参与全德家拆迁的事,村委领导叫他签字他就签了,不过拆迁款领了就给了全德的家人。
对于此案,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关于1.2万元“补偿款”,刘女士表示,2012年6月葛某的确将钱给了全辉,说是“房子上的钱”。但因为周围邻居当时拿到的拆迁款少的也有4万多,全辉就以为这么点钱是“拆迁安置过渡费”。之后找村委要说法,一直到今年3月前,村委都没有拿出拆迁协议,只是说再安排宅基地重新造房子。
“强拆”板房,致房主双下肢神经受损
今年3月,在上海无房、无处安身的全辉夫妻回到金坛,在自家的原宅基地旁建了一间不足20平米的板房住。但6月,夫妻俩突然收到一份“金坛区防汛防旱指挥部限期清除通知书”。通知书称,他们搭建的板房违反了相关规定,影响了圩桥河河道整治工程建设,要求自行清除。

△今年6月被拆掉的临时板房位置
6月9日,朱林镇政府、西岗村委等相关人员牵头,一行数十人对板房进行强拆。“他们先打了全辉一拳,然后将夫妻俩抬到外面。”刘女士说,全辉被抬到外面后,几个人将他按倒在地,用膝盖顶压长达40多分钟。今年52岁的全辉目前在金坛中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他的听力受损,双下肢神经受损。

△病历
“主要是被他们用膝盖顶压的!”全辉说,他的“腿没力气”,不能走路,在病房里上个厕所都得坐轮椅。更痛苦的是,他今后可能要一辈子坐轮椅。给全辉治疗的医生证实,全辉双下肢神经受损,可能很难恢复。
据刘女士出示的一段“强拆”现场视频显示,全辉当时被几名男子按压在地上,表情痛苦。
当地已组成调查组进行调查
8月1日,朱林镇宣传委员、西岗村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主任梅家乐接受了现代快报记者的采访。据他介绍,全辉的板房影响了河道整治工程,因此朱林镇相关部门、西岗村委以及工程施工方等单位到场拆违。梅家乐说,他当时在现场,但没看到有打人的情况。送全辉去医院的,是施工队的人。
关于此前的拆迁争议,梅家乐表示,2011年他不在西岗村任职,当时的情况不是很清楚。西岗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表示,6月9日全德家人报警,警方已受理,正对此进行调查处理。
8月9日,记者再次联系梅家乐,他表示,针对全德及家人反映的问题,金坛区委主要领导进行了批示,公安、信访等相关部门组成了调查组进行调查。

希望热心人士帮帮我们,陆晓伟13585685573,1381680144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简介  | 公司简介 | 网站荣誉 | 网站地图 | 业务介绍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山水网 商家合作:82839661 站务热线:0519-82839661/82899391 客服QQ:3350372350 微信号:13915828302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0220733号-3 经营性ICP:苏B-20110047号 3sjt 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