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网

帖子
查看: 401|回复: 0

冒襄《兰言》导读 [复制链接]

     

版主

发表于 2018-3-10 13:36:03 资料 短信 搜索 |显示全部楼层
冒襄《兰言》导读
   
江苏自古以来盛行养兰植蕙之风。富庶之地,江海贯通,造就了一代代兰界名家。明末清初大才子冒襄与江南名伎陈圆圆.董小宛的缠绵爱情家喻户晓.千古留芳。想不到他竟然还是位颇有造诣的艺兰家,其在艺兰方面的广见博闻和独特见解,确令我们大开眼界。


  冒襄(16111693) 字辟疆,号巢民。南通如皋人。冒襄《兰言》一书著于明末清初,收录于《昭代丛书甲集卷四十九》,由安徽歙县涨潮.山来编辑,江苏吴江沈懋直.翠岭校对。冒襄少年成才,风流倜傥。因其幼年时生长在官宦之家,随其祖父在各地官邸生活.学习,有机会接触到许多令他陶醉的兰花品种 ,耳濡目染见多识广,加之博览群书,对兰花的产地.习性.养植.观赏.论兰等,具有许多真知灼见。让我们共同欣赏一下他的兰著,以增雅趣。肯望方家拨冗指正。

  “猗兰操孔子称为王者之香,元览称为百草之长,燕吉之梦天使,谓兰有国香,人服媚之。此颂兰之鼻祖也。”开篇高度概括了孔子等先贤对兰花的赞誉和优美传说。

   “左思齐都赋,其草则杜若蘅鞠,石兰芷蕙,紫茎彤颖,缃叶缥带。颜师古赋,惟奇卉之灵德,禀国香于自然,咏秀质于楚赋,腾芳声于汉篇。若光风细转,清露微悬,紫茎膏润,绿叶水鲜,若翠羽之群集,譬彤霞之竞然。又杨炯幽兰赋,维幽兰之芳草,禀天地之淳,抱青紫之奇色,挺龙虎之嘉名,彤颖缥带之称,与膏润水鲜,翠羽彤霞之喻,可为三湘七泽小影。锡嘉名于龙虎,恐与湘君未惬也。至于光风转蕙,凡崇兰,风无形质,何从见光,惟春夏之交,兰叶滋荣,感受风润,风之光从叶上见,故曰“光风”,又曰“风光”。月令著之四月,人习矣不察,未尝于叶上验之。不独光在兰叶也,泛字亦有悟门。”冒襄从古人对幽兰的三赋中,于实践中引发了“光风转蕙”之说。上海民国前后一度隶属于江苏省,谓上海县。清康熙年间上海青浦所出的老蜂巧官司,闻名遐迩,从此才有蕙花的正式记载,但在老蜂巧之前,在江苏民间就有蕙花种植。冒襄平生素喜交朋结友,来往于江南之间,对于有士大夫之称的蕙花,一定是喜之乐怀的。这从冒襄的此段文字中已露端倪。可见明.清古代阴历四月的江浙地区,正是蕙花排玲转茎之时。他通过细察认为风和光不仅在兰叶,且对其它如“转蕙”等都有益处,真可谓入门全靠悟性了。这一学说即使对我们现代的兰人来说,也会受益无穷的。试想在莳兰养蕙时,若不留心光照和通风,那定是一个失败者无疑。如果不信,可以在叶上验之。

  “楚辞: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十二亩为畹,二百四十步为亩。以地之遥,廓计之膏香芬郁,披拂飘扬。不知是何芳谱,是何香国。以视我几席上盆盎数枝,仅堪作幽人之佩耳。”此段表明冒襄对屈原滋兰树蕙的敬仰之心,同时道出了其是爱兰之君和养植之人,只不过与屈大夫文中所述的规模相比,自歉为小巫见大巫罢了。

  “魏武帝以绿叶紫花之蕙为香烧之,岂古人所谓兰麝氤氲者耶。”曹操曾有兰生当户必以除之的记述,这无非是一种借喻而言,但其对现实中的兰香还是极为推崇有加的,把建兰当香烧之就是罕见之法,那不就是古人所说的兰麝氤氲啊!

  “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又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自芳兰之静性也,久而不闻香之殊境也,此不可与百卉众花道。”兰的芳香得到了作者与孔圣的一致认同,进而得出百卉众花之味不可与兰香同日而语的结论。

  “罗君章官时,有白雀栖其堂,还家,阶庭之间,聚生兰菊,此德瑞也。黄摩诘贮兰以黄磁斗,养以绮石,累年弥盛,此清赏也。若霍定与友人游曲江,以千金窃贵侯庭榭中兰花插帽,兼自持往绮罗聚中卖之,仕女争买,抛掷金钱,非不窃附豪宕,恐大有玷于绝壑深林,幽香独媚也。”兰花自古以来就为人们养植和欣赏,并且早已进入花市,精美品种的价位也不是小数所能得手的,以千金购买兰花插帽,并到市场出售,连小姐太太们都争相买之,这样的情景著者认为恐怕玷污了来自深山老林里的兰花,原因且是其独特的幽香使然。此典故确与“千金一笑”有异曲同工之妙。

  “楚辞所咏:‘曰兰.曰荪.曰茞.曰药.曰嚣.曰芷.曰荃.曰蕙.曰蘼.曰芜.曰江蓠.曰杜若.曰揭车.曰留夷。’释者一切为之香草而已,皆兰之属也。兰香草也散生山谷,紫茎赤节,绿叶光润,一杆一花,幽香清远。或白.或紫.或浅碧。尝开于春初,实吐苞于深秋,含萼于三冬,冰霜之下,高深自如。雨露时濡,挺芳可至初夏。余小窗培植,既久,每一花相对,半年君子之交,淡而可久如此。”楚辞中所涉及到香草的名字较多,这些都属于兰属。在植物分类学没有诞生前,作者的认识也只能如此。但从中可看出冒襄养在窗户傍的香草,是春兰无疑,把初春开放的春兰生长历程描绘的甚为深刻,其养植的春兰所开之花还能够延续至初夏,艺兰之功可见一斑。

   “黄山谷云:‘一杆一花而香有余者为兰,一杆数花而香不足者为蕙’(此言兴兰也)。又以花开正月者兰,香清而雅。一杆五七花三四月开者蕙,香浓而浊。又有叶阔如建兰者,一杆六七花,发于秋间,故知建兰亦蕙也哉。山谷以兰从君子,蕙比士大夫。又山谷于保安僧居,开西庸养蕙,东庸以养兰。建兰谱称建品之奇,白曰鱼忱,或名玉杆,或名鱼忱,是花也,妙香殊胜,一可当百。它种皆叶罩花,而独此花架叶。如山谷所云:香浓而浊之蕙,岂得与之品齐。又闻建兰之种,未易名状,纫采之愿,当结来生。”冒襄在引黄山谷的兰蕙定义后,刮符里批注上“此言兴兰也”,作重说明蕙花也是蕙的一个分类。其对建兰也同样情有独钟,尤对奇兰鱼忱素津津乐道,以为不仅色白,花高出架,且有妙香。对于所闻未见之品,即使到了下辈子,也要实现平生所愿。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兰花精灵。

   “石门山在蜀之庆符县南,下瞰石门江,其林薄间兰种盛多。有春兰、夏兰、秋兰、凤尾兰、素兰、石兰、竹叶兰、玉梗兰。春兰花生叶下,秋兰花生叶上。楚辞云:疏石兰兮以为芳,岂即指此也。”庆符县为今四川宜宾市高县庆符镇,产兰之石门山在其南边。因著者从小随其祖父履新,在四川丰县生活和养兰,故对邻县庆符盛产兰花情况了如指掌,并考证出楚辞中所提到的芳香的石兰,就是指石门山所产的石兰。由此我们完全可以推断出中国兰花的养植历史源远流长,早在屈原所处的战国时代就已经开始了。把现代公论的所谓唐宋年间的植兰说,一下提前了一千多年。这应归功于冒襄的有力佐证。

“蜀中有花名赛兰香,又名伊兰花。花小如金栗,香特馥郁。戴之发髻,香闻数十步,经久不散。粤之珍珠鱼子,想亦同此。又一种兰叶尖长,有花红白,俗名为燕尾香。又风兰一名桂兰,不土而生,小篮贮挂树上,细花微香,人称仙草。见闻中之当记者。”作者不但对国兰深有研究,就是对其它香花类的品种亦如数家珍,可以看出是与他的广见博闻所分不开的。

  “礼记:妇人佩悦,或赠之茞兰,则受之献诸舅姑。以兰之最贵于群花,若蜂采百花,皆置翅股间。惟采兰花,则拱背入房,以献于王。微虫亦知贵花礼王若此。”兰花为香祖,古代妇女喜佩戴。就连蜜蜂也知其有异,把珍贵的兰花粉送于蜂王。读来令人遐想不已。

   “凡兰开皆有一滴露珠,含于蕊间花下,此为兰膏。甘香不啻沆瀣,多取损花。昨几上兰花初植,辄有一蜂采露,驱之不去。此亦何从生?何从至?何所闻而来?物类感召无端又若此。”兰膏一般在蕙花中表现明显,此为蕙花之命露,动之花易萎。冒襄在赏兰的实践中心知肚明。

   “兰待女子种则香,故名待女花。宜男草是其绝对也。又闻兰不经女子膏沐手,虽香不芳。”古人论兰养植中,都有女子手植兰花香更幽之说。

   “诗曰:回芳薄秀木。言风吹兰气回转也。又曰:翡翠戏兰苕。言兰之秀,枝枝鲜明,故曰苕。”在微风吹拂下,兰香和兰叶相映成趣。聊聊数笔,诠译出一幅迷人的赏兰图。

   “余乙卯丙辰仅五六岁,先祖大夫携之会昌官署。会昌属虔。虔兰冠于江石,尤记数十盆盎,绕廊而莳之,叶肥花茂,视兰太易易也。是时先伯祖别驾公宦闽,谓闽之叶直花白者,盖十倍芳滋于虔兰也。后随先祖辛酋入蜀,蜀之兰无异于虔。辛己省觐先宪副于南狱,道出湘浦,九畹百亩,极目错趾,无非香草。乃罹兵火,奉母遄归,未得穷访深谷,以遂幽寻。今之初春晚春,负土移根者,皆宛陵阳羡诸山所产。即觅得闽虔者,不永数年,咸萎霜雪矣。”冒襄五六岁时就随祖父冒梦龄到江西省会昌官署,他看到祖父所养的数十盆江西兰花优于江石的兰花。那时其二伯父冒鸾,在福建为布政使任上回乡时,谈到一种叶直花白的建兰,芳香要胜江西兰花的十倍。这就有可能是大名远迢的鱼忱素,仰或是名贵的素心建兰。后来又随祖父到四川,那里的兰花与江西的兰花没有两样。最后又到了湖南,那儿兰花非常之多,无非都是幽香的兰草。因处战争时期,他奉母命返乡,没有访遍兰花的生长之地,以进一步寻找兰花。在家乡春秋换盆的兰花,都是安徽宣州和江苏宜兴所产的兰蕙。即使养有福建.江西等地所产的兰花,不到数年,都冻死枯萎了。文中叙说了作者对各地兰蕙的基本评价,同时证明其祖辈对兰蕙都很爱好,并有所研究。可谓是古代历史上仅见的养兰世家。

   “忆辛巳春过兰溪,见邑大门悬王仲云先生所书‘观谷采兰’四大字,极其遒拔。时凌遽解缆,未访同心,不知兹邑以兰得名,所产何如?”作者曾经过浙江兰溪,见到了城门上遒劲挺拔的四个大字,因于凌晨行船仓猝,故没有访问同好者。不知此地所产的兰花究竟啥样。看来如果冒襄没有急事,乘兴游历著名的兰花产地兰溪,那就会给兰界留下更多动人的佳话。

   “辛丑夏余滞邦上,时闺中有小姬扣扣,因盆兰盛放,寄小签云:见兰之受露,感人之离思。余戏言询曰:那得此好句生笔下如许姿制耶。答云:选赋见红兰之受露,我仅剪却一红字耳。去今十六年,扣扣化影梅庵畔黄土者十三年矣。更忆四十三年前,是为庚午之春,谭友寄雪兰辞索和。题中有兰产石中,一茎一花,花开如雪,语余为和之。楚人竞赏兰,古有殷红,今有白雪。两见于同心之言,集兰之余,追思一慨。”此段描述了冒襄回忆起与家中小姬赏兰时,佳句叠出的感人情景;与友人辞赋相对,颂兰时的雅趣时光。在收集侍弄兰花闲暇之后,想起来真是感慨系之。

   “又乙卯初春,于梅公行笥得大错所修鸡足山志,读之鸡足产兰,有紫有朱有蜜色.碧玉色,而以雪兰为第一。开于深冬,其色如雪,鲜洁可怜。大错为吾友钱开少,亦可与雪兰丽其芳洁者矣。”冒襄善于博览群书,从中吸取了大量的兰花知识。其友明末四川巡抚钱帮芑(字开少)因拒张献忠余部孙可望招降,隐于贵州余庆松烟铺柳湖他山,潜心做学,并削发为僧,号大错和尚。钱帮芑临湖筑庐,求经讲学,邀游歌赋。钱帮芑曾游学于衡山,著书二百余卷。鸡足山坐落在云南大理宾川县境内,是中国五大佛教名山之一,是享誉南亚、东南亚的佛教圣地,是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是以展示佛教文化和 生态景观为主的圣地。此山所产的兰花以雪兰为佳。冒襄认为友人钱开少的人品学识象雪兰一样芬芳高洁。

   “跋:离骚以香草为喻,然于荃蘅之属,时为君子,时为小人,惟兰蕙则必属之。好修之士,言兰者凡十五见;言蕙者凡十二见;秋兰三见;木兰三见;石兰一见。然则兰殆香草之冠欤。巢民冒君,以朋友为性命,金兰之契,遍于海宇。九畹馥而百亩芬,宜其叙兰事如数家珍也。 心齐居士 题。”
   冒襄的好友心齐居士为其《兰言》作了结语。离骚中所述香草,对于有香气的荃蘅之草,有褒有贬,而唯一对兰蕙则是赞誉有加,属于真正的香草。在冒襄所写的《兰言》中,提到兰的有十五处出现;提到蕙的有十二处;提到秋兰的有三处;提到墨兰的有三处;提到石兰的有一处。但是兰花差不多为香草之最啊。冒襄交友生命与共,有金兰一样的契约,朋友遍于全国。其养兰甚多,同他谈起兰蕙之事就象数着家里的宝贝一样。跋中对冒襄论兰.养兰.品兰以及其广交朋友的景象跃然纸上,余音袅袅,读来令人刻骨铭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简介  | 公司简介 | 网站荣誉 | 网站地图 | 业务介绍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山水网 商家合作:82839661 站务热线:0519-82839661/82899391 客服QQ:3350372350 微信号:13915828302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0220733号-3 经营性ICP:苏B-20110047号 3sjt 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